{{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新東方和好未來的“購物車”

1.png

好未來2020財年第一季度產生凈虧損,而投資項目減值支出金額超過8000萬美元,成為虧損主要原因之一。無獨有偶,在新東方公布的2019財年第四季度數據中,長期投資產生的損失超過3000萬美元。

在中國,談起K12教育培訓,很少有人不知道和學而思。新東方和學而思的未來 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國傳統教育培訓行業的未來。正如近日高瓴資本在美股市場增持一樣,如果在二級市場教育股,新東方和好未來基本是“必選項”。

而作為新東方和好未來本身而言,通過投資實現外延增長和加碼未來同樣也是“必選項”。但是,在兩者最新的財務數據中,投資虧損是繞不過的關鍵點之一。原本應是收獲的季節,轉眼間,當年欠下的“學費”終究要還了 。

146 VS 78 投資版圖有不同

新東方和好未來是教育投資領域的明星玩家,而許多教育初創企業同樣以能夠拿到兩者的投資作為目標。其實在2015年之前,雖然兩者在當時也已經在行業中穩坐頭部的交椅,然而兩者的對外投資并不多,從2015年那一輪牛市開始,新東方和好未來也開始了他們的投資學習旅程。

2.png

3.png

根據公開的信息顯示,自2011年至今,新東方對外投資近80起,而后來居上的好未來對外投資數超過140起,幾乎是新東方對外投資的1倍,近9年積累后的投資版圖也顯示著新東方和好未來發展中的不同。

從投資輪次而言,種子輪至B輪的投資項目仍然占據了融資事件數量的主要構成,占比在73%-75%之間。雖然從投資視角來看,早期項目由于資金需求量和企業估值較小,自然而然會在投資數量中占據優勢。

但從逐利的角度而言,新東方和好未來可以選擇參與成熟教育企業的投資??墒亲鳛轭^部企業,短期的收益固然重要,抓住未來發展機遇同樣重要。教育雖然是一個慢產業,但是顛覆行業的機會同樣也存在。通過投資早期項目,增大對行業機會的覆蓋面,正是“加碼未來”的高效的方式之一。

4.png

新東方和好未來在選擇投資標的屬性時,明顯有“哪強投哪,缺哪補哪”的傾向。

好未來以學科培訓起家,近9年來不斷加碼在K12培訓中的投資,從輕輕家教到小盒科技再到松鼠AI,從師生匹配到拍照搜題再到人工智能,面對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好未來通過投資在不斷嘗試中加高自身護城河。

而在出國留學等領域,好未來當時的內容和服務很難覆蓋,而增大時間和成本投入與新東方正面競爭顯然也不是一個好的選擇,所以好未來選擇通過投資積累行業經驗,從順順留學到Ready4,試錯與成長是好未來的投資“關鍵詞”。

與好未來相比,新東方對待投資的謹慎不止體現在投資數量一個指標上。新東方最初業務是以出國留學的語言培訓為主,可以說“新東方紅寶書”構成了國內學生英語學習的獨家記憶。從留學英語到學科英語再到少兒英語,新東方的產業延伸邏輯十分明顯??谡Z100、愛樂奇、盒子魚等都是在產業延伸的邏輯下的投資拼圖。

也正是由于早期的核心用戶群體主要集中在高中至大學階段,不可避免的面臨“學有所成”后的“步入社會”,職業教育和求職服務也順利成章的成為新東方的“首選”拓展領域。從大街網到職優你,從達內科技到集思學院,職業教育項目投資在新東方的投資版圖中占據最大的份額,達到近18%。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新東方還是好未來,早幼教都在投資版圖中占據重要位置,可見“教育從娃娃抓起”這件事情不僅家長在關注,教育企業同樣重視。好未來的投資側重以寶寶樹和媽媽幫為代表的社群類企業。新東方的投資注重以掌通家園和多樂小熊為代表的早幼教企業。投資偏好反映了兩者在發展基因上的不同,好未來的社群基因引導著投資向特定群體交流的影響,新東方的實體基因值指導投資向場景交互價值傾斜。

產業VS社群 玩家差異現

一個企業對外投資的方式有很多種,而在“用腳投票”的資本市場,為了避免投資失敗對公司市值產生重大影響,通過上市公司體外控制公司、產業投資基金等方式,上市公司將對外投資的風險降到了更低,反而突出了在上市公司體系內項目的價值。

以好未來為例,旗下專門從事投資事項的欣欣相融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股東是張邦鑫、劉亞超和白云峰三個自然人,而好未來公司并不在其列,但包括睿藝、先聲智能等好未來的投資項目登記股東均為這家“欣欣向榮”的公司。

5.png

在2018財年,新東方財報中披露的對外投資包括高頓財經、盒子魚、愛樂奇、凱叔講故事、掌通家園等行業內明星企業,此外還有尚德機構、達內科技、盛通股份等一系列上市公司。就價值實現而言,新東方上市體系內的對外投資算的上“成功”。

當精簡項目,從最簡單的財務表現入手,新東方的投資邏輯愈發明顯。職業教育、少兒英語、和K12在投資中占據主導地位。顯而易見,新東方目前的對外投資仍然更看好產業延伸。

新東方的核心客戶仍然是中學階段,所以向前用優勢學科英語打開少兒市場,向后持續服務用戶延長價值鏈,構建以中學為核心的教育生態或許是新東方未來投資的主戰場。

6.png

與新東方不同,好未來“進表”的投資則更顯多樣,但投資規律依然有跡可循。除了以輕輕家教、DaDa英語、海風教育等培訓企業以外,考研幫、寶寶樹、果殼、媽媽幫、美柚、喜馬拉雅等以社群或流量為主要特點的企業占據了好未來投資版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通過構建特定群體交流圈從而影響教育培訓目標群體的選擇深深的植入好未來的發展脈絡之中。好未來最早從家長交流社區家長幫精準找到了第一批正式用戶,而隨著好未來培訓的內容從奧數到全學科,單一社群不能滿足日益擴張的好未來。覆蓋更多人群是好未來增長的重要環節。

好未來尋找特定人群不僅僅局限于交流類社交平臺,芥末堆、新學說、校長邦、母嬰行業觀察、睿藝等教育行業垂直媒體也都在好未來的投資版圖之中。當人變成人群,群體的共性就會凸顯,這是比市場調研更有效的細分市場方式,也因此對癥影響變得更為容易。

好未來在高新技術上的野心同樣也體現在了投資版圖之中。極客大數據、小盒科技、曉信都是典型的代表。雖然現在的好未來是大多數人眼中的明星企業,但并不意味著好未來沒有風險。當新的技術帶來產業的革命,明星企業也會面臨英雄遲暮的狀況,所以越早布局越廣布局才有可能提前洞察產業變化。

正如松鼠AI創始人栗浩洋曾給出的評價一樣“張邦鑫的內心深處有一種謙遜的力量,他既敢于承認自己無法對未來準確預測,恐懼未來被顛覆,又能夠認同自己的無法預知”。

未來與生態 投資不易

無論是新東方還是好未來,投資并不是這些早期教育企業的長項。甚至如果沒有上市后對資本市場的重新認知,新東方和好未來也未必會形成今天的投資版圖,而是依然在各自的領域做著各具特色的K12教育培訓。

然而,市場沒有那么多如果,面對來自更多投資人的期待,面對需要承擔起的行業責任,不斷擴張、不斷增長是追逐的目標,投資是不得不學習的一門課程。其實,從本質而言,新東方和好未來在投資的是教育行業未來的生態,只不過實現路徑不同而已。

新東方探索的是整合產業生態,好未來看到的是技術革新,很難說兩條道路哪一個更正確,更何況現在的新東方和好未來,投資邏輯雖有側重但亦有融合。

同時也應該注意到,在經歷了多年的投資之后,很多早期失敗的案例也逐漸退出了他們的版圖,但是產生的損失卻是在最近才開始引發關注。距離2015年那個“買買買”的時代正好進入了第四年,項目質量的優劣也即將揭開面紗,彼時欠下的學費,或許也到了需要“補交”的時候了。

來源:億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