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美育不應等同于教育美學或藝術教育

美育在這個教育譜系中占據什么位置?

1.jpg

在現有的教育體系中,有偏知識或理論的科目,有偏能力或品質的科目,還有二者結合的科目。比如,哲學和數學,都是偏重知識或理論的科目。但是,歌唱和游泳則除了學習相關理論之外,還需要大量的技巧練習。歌唱和游泳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實踐而不是理論。還有一些科目,需要知識和能力、理論與技巧的相互結合,比如建筑、設計、電影。

廣義的美育,指的是全部教育科目中的一個方面,它本身不是一個獨立的科目。這種廣義的美育,在理論主導的教育科目中最難實施。比如,要在物理、化學、數學等科目的教育中實施美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這些理論主導的科目中,如果一位教師能夠很好地實施能力和技巧教育,那么就有可能幫助學生更好地掌握相應的知識。比如,在繪畫教育中,如果一個教師能夠很好地講解諸如材料、技法、對象構造等方面的科學知識和歷史知識,能夠很好地從理論上講清楚與藝術有關的概念和范疇,就有可能幫助學生欣賞繪畫的美的品質,有可能幫助學生創作出品質優美的作品。因此,能力主導的教育科目中的美育,要更加注重知識教育和理論教育。對于那些二者兼顧的教育科目來說,這兩個方面應該得到同等的重視。這種意義上的美育,大致相當于如何更好地組織教育實施和達到教育目的,我們可以稱之為“教育美學”。我們所說的美育,在最寬泛的意義上可以包括這種教育美學,但其核心內容不是這種教育美學,美育不能等同于教育美學。

也有人將美育等同于藝術教育。鑒于藝術教育多半屬于品質和能力教育,因此美育可以歸入能力教育之列。但是,美育也不能等同于能力教育。如果將美育理解為藝術教育,有可能導致兩方面的弊端:首先,將美育理解為藝術教育,會局限美育的范圍。今天所謂的藝術,主要指美的藝術或者高級藝術;工藝美術、民間藝術、設計藝術、大眾藝術等都很難包括在內,更不用說自然美和日常生活中的美的事物了。盡管藝術教育在美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不應該因此就將其他領域中可能存在的美育排除在外。如果將美育僅僅理解為藝術教育,就會大大縮小美育的實施范圍。其次,將美育理解為藝術教育,會誤解美育的性質?,F代藝術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職業教育或者專業教育,而美育更多指的是素質教育。作為職業教育或者專業教育的藝術教育,有些部分與作為素質教育的審美教育相似,有些部分則完全不同。這里的區別,就像作為職業教育或者專業教育的體育教育,與作為素質教育的全民健身之間的區別一樣。作為職業教育或者專業教育的藝術教育,更加重視技術方面的訓練,作為素質教育的美育,更加重視趣味的培養。

作為態度教育的美育,關鍵在于保持無利害的態度

讓我們換一個框架來看看美育在整個教育系統中的位置。我們將全部教育科目分為知識教育、能力教育和態度教育,在這個三分框架中,美育處于什么位置呢?如上所述,藝術教育大致屬于能力教育,美育與藝術教育不同,因此不能歸入能力教育。那么,美育是否可以歸入知識教育?與美育有關的還有一個學科,那就是美學。作為哲學的分支學科,美學屬于典型的知識教育,如果將美育歸入知識教育,就忽略了美育與美學的區別了。鑒于與作為知識教育的美學教育和作為能力教育的藝術教育都有所不同,美育很有可能屬于態度教育的范疇。

與美育相伴而生的現代美學,是一種建立在審美態度基礎上的美學理論。根據審美態度理論,是否獲得審美經驗的關鍵,不在對象的美丑,而在主體是否保持一種恰當的態度,即審美態度。審美態度可以說是一種“無態度”的態度,用康德的術語來說,它摒棄了功利、概念、目的,用艾利森的術語來說,它是一種“空靈閑逸”的心靈狀態。因此,審美態度的獲得,既不是知識教育的結果,也不是能力教育的結果。審美態度的獲得,類似于“為道”,而不是“為學”?!盀榈馈迸c“為學”的方法完全不同?!盀閷W日益,為道日損?!敝R教育和能力教育,在總體上都屬于“為學”的范圍,與作為態度教育的美育很不相同。作為態度教育的美育的關鍵,是保持無利害的態度。

在馮友蘭看來,有兩種講形上學的方法,即“正的方法”和“負的方法”?!罢姆椒ā敝v某物是什么,“負的方法”講某物不是什么。在馮友蘭看來,歷史上出現的許多講形上學的方法,如柏拉圖的辯證法、斯賓諾莎的反觀法、康德的批判法以及他自己的新理學的方法,都屬于“正的方法”。只有禪宗的方法是講形上學的“負的方法”,因為禪宗的第一義不可說。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禪宗的方法之外,馮友蘭將詩也歸入講形上學的“負的方法”。如果美育的最終目的,在于讓受教育者更好地獲得審美經驗,而獲得審美經驗的關鍵在于形成無功利、無目的、無概念的審美態度,那么對于美育來說,掌握知識和技能就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態度的轉變,類似于禪宗所說的頓悟。如果說詩也是一種講形上學的“負的方法”,而“負的方法”又有助于我們形成審美態度,那么我們就可以將詩教視為美育的核心。

儒家非常強調詩教?!墩撜Z·泰伯》記載孔子的言論說:“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睔v代注釋家都認為這段話講的是學問修養的先后順序:以詩教為先,次之以禮教,再次之以樂教。詩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教育形式,它的目的不是增加實際的知識,無論是哲學知識還是歷史知識。由此可見,詩教所產生的文化作用跟禮教所產生的文化作用非常不同。禮教采用的是“正的方法”,詩教采用的是“負的方法”。詩教的目的是讓人既有文化,又不失赤子之心。美育類似于這種意義上的詩教。雖然美育的實施依賴作為知識教育的美學教育和作為能力教育的藝術教育,但是如果能夠將美育聚焦在態度教育上,我們就能夠將它與美學和藝術區別開來。有了這種區別之后,我們才能更好地實施美育。

來源:光明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