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頂風作案!作業幫又現違規招生

文章來源:中國網教育頻道 校長邦


核心看點

· 作業幫暑秋聯報工作“完美”完成

· 政策三令五申,作業幫頂風作案

· 作業幫一家違規,全行業買單

· 家長反感作業幫,制造教育焦慮



01 作業幫暑秋聯報

“完美”完成招生工作


前一段時間,中國網教育頻道陸續收到很多家長的實名舉報,反映作業幫違規提前銷售暑秋聯報課:


“因為沒有準備預交50元定金的打算,當期就沒有收到上課提醒。老師還一再給我推銷,50元定金又不多。我一再強調,不是錢的問題,我兒子一年級,第一次報你們作業幫,我還沒看到他的學習結果,就讓我報二年級的課,這不合理。老師發現沒有別的話術可用了,結果就不管我們了!”


“減免700元也是在漲價的基礎上進行的減免,交完錢一核算,現在提前這么久交錢,結果價格還比之前的高?!?/p>


“上學期998,這學期1800+,翻了一倍,感覺殺熟了?!?/p>

……

近期,我們又收到學生家長杜曉女士的進一步詳細反饋,作業幫將50元預約金改為0元預約,但并未停止他們的提前招生動作,目前作業幫已經完成了暑秋聯報課程收費,近期正在解散暑秋聯報溝通群?!肮烙嬍清X收完了,現在想毀滅證據了”,杜曉說。

5月21日以各種優惠引導家長付費

作業幫制作的家長續費步驟引導圖


“作業幫還很‘機智’,秋季課程只顯示在家長的購物車和訂單里,APP內看不到秋季課程?!?/strong>家長杜曉女士向中國網記者發來幾張訂單頁面的截圖。

家長暑秋聯報一科的訂單頁面

家長暑秋聯報兩科的支付結果頁面


截至目前,作業幫已成功完成2021暑秋聯報工作,不知道這一波營銷招生動作后,作業幫的營收賬戶里又增加多少漂亮的業績。


02 政策三令五申

作業幫頂風作案


3月23日,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發布校外培訓風險提示:請家長選擇有資質正規培訓機構,不一次性繳納超3個月或60課時的培訓費用。


5月21日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特別強調:要明確培訓機構收費標準,加強預收費監管,嚴禁隨意資本化運作,不能讓良心的行業變成逐利的產業。


5月21日,北京市教育委員會、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北京銀保監局四部門聯合發布《北京市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管理辦法(試行)》,當中第六條明確規定:

(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按培訓周期收費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或變相收取時間跨度超過 3 個月的費用;按課時收費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或變相收取超過 60 課時的費用。按周期收費和按課時收費同時進行的,只能選擇收費時段較短的方式,不得變相超過3個月。


規范提前收費時間。按培訓周期收費的,不得早于新課開始前1 個月收取費用;按課時收費的,不得早于本門科目剩余20課時或新課開始前1個月收取費用。


關于教培機構的預收費及提前招生的問題,國家可謂三令五申、一再強調。而同在5月21日,作業幫卻頂風作案,開始為期十天的暑秋聯報全款付費工作,5月31日,該提前招生收費工作全部完成。


作業幫的暑秋課程屬于按培訓周期收費類型,且其秋季課也歸屬于新課類型,按規定,不得早于新課開始前1 個月收取費用,且不得一次性收取或變相收取時間跨度超過 3 個月的費用。但目前作業幫完成招生收費的時間在五月底,按照秋季開課時間來算,這相當于提前了約三個月的時間開始秋季收費,課程跨度超六個月,顯然是大大超出官方文件規定的時間范圍,作業幫作為一家知名教育機構,竟一而再、再而三地頂風作案,讓許多家長感到不解。


一位家長表示:在政策強監管下,作業幫還繼續如此違規操作,所作所為讓人懷疑這不是一家教育機構,而是一臺資本驅動下的賺錢機器,“人們有理由懷疑這樣的公司究竟是憑借什么做的決策?除了賺學生家長的錢之外,有沒有樹立基本的行業法規意識?教育是國之大計,承擔著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作業幫連法規意識都沒有,又如何能教育好學生?”


03 業內人士叫屈:

作業幫違規 讓全行業買單


有觀察人士表示,作為在線教育領域的知名企業,作業幫有著數量眾多的用戶和巨大的社會影響力。在全行業兢兢業業努力合規辦教育的當下,作業幫的違規之舉不僅暴露了自身大局意識與行業責任感的匱乏,也嚴重妨害了教培行業的形象。在行業合規發展的關鍵階段,這樣的雜音實在太不和諧,其既會影響到學生的認知,也會影響到全社會更多的人們對教培行業產生誤解,對全國各地的教培機構都會帶來消極的影響。


針對作業幫的頂風作案,有業內人士評論道:“我們拒絕背作業幫的黑鍋!國家之所以下決心開啟這一輪的嚴格整頓,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作業幫這種知名教培機構的違規作為,讓社會對這個行業產生了誤解和敵意!”


“我們兢兢業業經營一家小機構,作業幫則被資本投喂成大機構。結果大錢都被他賺走了,行業形象也被他毀了,國家大力整頓教培機構,作業幫有資本在背后撐腰,罰點錢不痛不癢的,慘的是我們這種小機構,他搞臭了行業名聲,我們卻受連累關門倒閉!”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說道。


“說到底還是違規成本低了!這種資本運作型的公司,做決策的時候沒其他考慮因素,就是利益!怎么做利益大就做什么。作業幫這個時候這樣大膽操作,教育行業的人可能覺得不可思議,但從資本角度來說很常規”,一名教培行業觀察者說道,“作業幫這個時候這番操作,可能是瞅準同行營銷動作收斂期,或許是有‘趁虛而入’的想法,只是這一輪監管決心和力度都很大,作業幫決策層無疑是短視了?!?/p>


04 家長反感作業幫

制造的教育焦慮


按普遍認知,很多人以為作業幫提前這么久開始招生,家長肯定享受到了特殊優惠。而現實情況并非如此,前文收到的家長反饋中也提到,作業幫本次營銷動作引起眾多家長的不滿。


首先,在提前未告知家長價格的情況下,引導家長支付定金的行為本就是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


其次,不斷以營銷話語騷擾家長,當發現家長明確不配合暑秋聯報工作后,以不告知相應學生當期上課時間為手段,冷落在讀學生。


再則,作業幫在營銷話術上制造教育焦慮。有家長反饋,作業幫在售課時有意制造教育焦慮:“我一直對輔導老師說等秋季再報,但老師每天不依不饒,沒日沒夜,一天兩三條信息各種催促,還告訴我要是不報暑假的課,孩子下學期就會趕不上別人,聽不懂課程?!倍逃嘤枡C構制造教育焦慮的問題,是本輪整頓中被重點詬病和質疑的問題之一。


并且,配合作業幫提前支付了暑秋聯報課程費用的家長發現,自己付費的時間比之前提前了很久,價格反而比之前更高,部分家長質疑這是作業幫的“殺熟”行為。

(為保護個人隱私,文中杜曉等皆為化名)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