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校外培訓機構的暑假兩重天


往年暑假是教培機構的兵家必爭之地,今年在政策的影響下上演了一場新故事。

文章來源:獵云網(ID:ilieyun)

作者:呂鑫燚、盛佳瑩


為解決學生暑期“看護難”問題,日前教育部印發了《關于支持探索開展暑期托管服務的通知》,引導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積極探索開展暑期托管服務工作。

這項政策,再次讓教培機構面臨挑戰。

截至7月5日,北京、上海、武漢、南京、蘇州等七座城市開設小學生暑期托管服務。據獵云網了解,目前武漢市193個市級托管室和82個區級托管室服務區域范圍內的武漢學籍小學生均可報名。北京教委宣布,將由各區教委組織面向小學一到五年級學生的托管服務。

在此之前,關于校外教培機構不得開設寒暑假補課的消息引起眾多討論。受強監管影響,在線教育上半年已經陷入困境股價大跌,新東方股價跌到歷史新低、高途的股價從1月的149.05美元跌到14.36美元、好未來跌幅超67%...。

而學校開設假期托管服務有可能讓教培行業面臨洗牌。


武漢一名小學生家長王萍向獵云網表示,聽到消息后十分開心,決心為自己的孩子報名?!白钇鸫a,相比培訓班,我們更信任學校?!?/span>

以往暑期是教培行業兵家必爭之地,通過營銷戰、價格戰展開生源搶奪,而今年的政策不斷收緊使得教培行業在營銷上受阻,以高途為例2021年第一季度的營銷費用下降了202%,那今年的暑期又將是怎樣的情景呢?

學校暑期托管,托不住六年級的學生

“我本來正在衡量給女兒報哪家培訓班,看到新聞后我決定不報了?!?/span>

王萍表示,今年身邊不少朋友都為孩子報名了學校的托管班。在她看來,學校此舉不僅解決了雙職工家庭在暑期沒時間照顧孩子的困擾,同時也大大降低了假期補課的支出?!耙郧懊總€暑假都會給孩子補習數學和英語,大概花費都在萬元左右?!?/span>

王萍向獵云網透露,目前學校是有名額限制且自愿報名的。暑期托管期間的主要內容是暑假作業以及一些興趣培訓,不會講新課。在此之前,王萍曾為孩子報過社區舉辦的暑期托管,內容基本以禮儀知識和基本常識為主。

同樣參加過社區培訓的學生家長李梅在看到新聞后卻搖了搖頭。

“以前參加社區培訓,是因為孩子小,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崩蠲返暮⒆娱_學六年級,在她看來這是小升初的重要階段。而這個暑期,則是自家孩子彎道超車考入重點初中的最佳時機?!皩W校不講新課,同班的同學都在校外培訓班提前學習新內容,這時候肯定不能讓自家孩子去學校暑期托管?!?/span>

從北京來看,面向小學一至五年級的學生組織托管服務。也就意味著六年級的學生仍可以選擇校外教培機構。

李梅向獵云網表示,暑期托管只適合三年級以下的小學生,超過四年級則更適合去教培機構學習。今年的線下教培機構雖受政策監管,但并不影響家長報課學習的熱情。李梅孩子所在的機構仍面臨爆滿現象,只是受政策影響教培機構不再為孩子布置課后作業?!暗俏覀円矔鶕斕鞂W的內容自己買題讓孩子寫的?!?/span>

而家長的兩種不同聲音也代表著,目前看來,校外教培機構在政策下并不會影響其四到六年級的生源,但一到三年級的生源有可能會受到暑期托管影響。武漢洪山區的一家課外輔導班老師吳靜月向獵云網表示,以往每年一到三年級的暑期班數量在25個班級左右,但今年勉強湊上了第20個班開課人數。

雖然有影響但也并不會導致徹底失去一到三年級的市場。王萍向獵云網表示,自家孩子所在的班級中,仍有家長在托管下課后帶著孩子去上補課班。


連鎖、單店的兩重天

吳靜月就職于武漢一家線下教育機構,今年的暑期對于她而言,不同于往年。

“我們是區域性的一家教育機構,主要業務覆蓋小學、初中。當時疫情對我們打擊很大,在線教育沖擊導致我們很多學員都在網上買了課,流失了部分生源,好不容易從疫情的沖擊緩過來,今年又遇到了學校托管的政策?!?/span>

吳靜月坦言,去年自己所在的機構一直和在線教育搶生源,本以為今年政策落地可以在這個暑假迎來更多的生源。但這項政策對其教育機構的一到三年級的小學低年級業務帶了一些影響,不少家長在學校和教育機構中二選一。吳靜月和家長交談中得知,家長更愿意讓低年級的學生去學校托管,既便宜又有老師照顧孩子。

整個六月份吳靜月都在30°的高溫下進行地推宣傳,在她印象中今年的暑期招生策略調整了三次?!皠傞_始調整了宣傳話術,有很多不能說的字眼,然后就是價格又降低了一點,最后一次是給了硬性招生指標?!眳庆o月表示,暑假對于培訓機構十分重要,不僅是兩個月的業績保證,更是為下半年的生源打好基礎,以往老師暑假招生只是有提成,今年卻變成了硬性指標。

在和獵云網交談時,吳靜月一直用手機給家長們發試聽課的消息,吳靜月向獵云網透露,“我們暑期招生比較早開始,有很多家長一開始報了班,加上我們一直有老學員優惠,老學員的流轉率較好,所以整體上來說,影響并不是很大?!钡S著教育政策日漸趨嚴,吳靜月也表示了一絲擔憂:“我們這一行受監管的影響還是挺大的,這段時間也一直在密切的關注這方面的最新消息?!?/span>

在吳靜月看來,如果政策全面推行,以后小學低年級的培訓將更難進行下去。

獵云網還走訪了武漢三家連鎖校外培訓機構,其從業人員均表示,并沒有受到該政策的較大影響,生源仍較穩定。其中在周二的下午五點左右,武漢的一家新東方門口人頭攢動,大量的家長擁擠在一個狹小的商場里等待孩子放學。據獵云網了解,這其中大部分是六年級學生的家長。新東方的老師告訴獵云網,目前7月份的課程已經爆滿,想要上課只能等到八月份。在聊到關于政策是否影響到業務時,新東方老師表示,目前只影響了部分區域,自己所在的這家分店并未受到絲毫影響,甚至去年因在線教育爆火流失的生源都回歸線下了。


一個是給老師硬性招收指標,一個是絲毫沒受到影響,在政策收緊下大型連鎖教培機構的抗風險能力明顯高于單店的能力。

但在距離武漢一千多公里外的北京,校外教育機構們似乎更深處水深火熱之中。

據媒體報道,曾被稱為“宇宙教培中心”的海淀黃莊,校外培訓機構們正在大批撤退,依然門庭若市的只有素質教育培訓機構。

在海淀黃莊核心區的海淀文化藝術大廈、銀網中心和高思理想大廈中的教培機構自今年1月23日因大興疫情緊急停課之后,一直沒有恢復線下培訓。大部分機構只有少量工作人員值班,還有機構在門上貼了封條“閉門謝客”,一些機構甚至選擇了離開。

海淀黃莊是這波政府強監管下的一個縮影?!半p減”還未落地,達摩克里斯之劍高懸頭頂,一場行業震蕩似乎不可避免。


學科教育機構風光不再

過去幾年,在線教育一度成為明星賽道,風光無限。

根據數據顯示,2008年至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行業市場規模從353.3億元持續增長至2573億元,過去12年復合年均增長率高達118.02%。僅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行業融資額超過500億元,遠超該行業此前十年融資總和。

除了投資機構,近年來,私募股權投資和一線科技巨頭們都將在線教育列為重要的投資賽道,在細分領域,K12大班雙師課、一對一,資本都捧出了不少獨角獸。

但如今,監管趨嚴,曾經的“資本寵兒”正成為“資本棄兒”,學科教育機構的風光不再。

自今年以來,教育中概股的集體下跌情況已發生多次,同時,在“雙減”等教育審議影響下,近兩月來,K12 領域在融資領域已暫無動作及新進展。

資本聞風而動,迅速退場。

與此同時,行業正在上演裁員潮。此前有報道提到VIPKID裁員比例為50%,且不給任何賠償;高途、作業幫、51talk等先后傳出裁員消息,高途裁員比例為30%,作業幫暫停了應屆生入職,裁員給予N+1賠償;豌豆思維停掉了所有招聘。

根據《2020教育培訓機構行業發展白皮書》公布的數據,國內教培企業總數超過了300萬家,保守估計從業人員近三千萬名。

吳靜月向獵云網表示,做口碑的單店機構不如連鎖機構有進學校的能力和資源,也不如一線巨頭可以轉型素質教育或其他領域。如何在強監管下存活,成為她亟需答案的一道命題。

隨著今年政策不斷在廣告投放、超前超綱教學、教師資質審查、預收費及價格限定、未成年人保護、暑期托管等方面收緊。監管方向愈發明確,人民日報也直指:校外培訓是做教育而不是做生意,不能套用商業邏輯,這是必須明確的一條底線。

在資本大量進入后,教育行業一直在蒙眼狂奔,燒錢營銷、虛假宣傳、販賣焦慮……問題頻發。教育本身是一個長周期的慢行業,當資本屬性大于教育的根本屬性,行業必將迎來洗牌。

但無論未來教育行業將如何發展,回歸教育本質是必然。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