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補習班們正等待一場暴風雨


學科類培訓路在何方?

文章來源:鹽財經(ID:onecity1000)

作者:寇大庸


種種跡象表明,教培機構的劇變已是山雨欲來。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明確指出要對校外培訓機構進行全面規范的管理。


消息一出,新東方、好未來、學而思等教培行業的上市公司股價應聲暴跌,最大跌幅近20%。緊接著的6月15日,教育部宣布成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開始將校外培訓機構納入管理。隨后不久就傳出了試行禁止假期培訓和限制廣告的新規的消息,上市公司們的股價再次跳水。


圖源:新華網|南京一處課外輔導班門前,家長送孩子前來上課


轉眼間,曾經風光無限的教育培訓行業變得風聲鶴唳。我們該如何理解此次史上最嚴政策監管的出臺?我們可以從官方表述中尋找到一些切入點。


高層會議頒布的《意見》中提出要“強化學校教育的主陣地作用”,校外培訓機構則要做學校教育的有效補充。


資本給教育市場帶來的亂象亟需整治。無論如何,發揮育人功能才是重中之重。


▋▍

是教育還是生意?


“你來,我輔導你;你不來,我輔導你的競爭對手?!边@句頗有沖擊力的廣告語,把當下社會彌漫的教育焦慮和教培機構志得意滿的姿態體現得淋漓盡致。


教育在階層流動過程中的重要作用已無須贅述,以中高考為核心的應試教育使家長們形成了一條望子成龍的邏輯鏈條:子女的成功需要名校學歷,名校學歷需要好的高考成績,高考成績又與初中教育密不可分,而這一切最終可以推導至小升初的節點上。


圖源:電視劇《小舍得》


這樣一環扣一環的教育體系令壓力傳導到“起跑線”上,孩子教育過程中的每一個環節都不容有失,父母們不得不花大力氣為孩子提供優質的教育資源,但優質的教育資源始終是稀缺的。


教育培訓機構恰恰提供了滿足父母期待的教學產品。隨著教育市場化與資本的大量進入,教培機構獲得了充足的彈藥進行發展,一些大的教培機構已經逐漸建立起了一套足以與學校教育分庭抗禮的課程體系,有能力為學生提供全面、穩定的課程內容。


據鹽財經記者了解,為了保證教學質量,許多教培機構的教學過程已高度流程化,教研團隊進行標準化課程的研發,老師只需要按照要求和方法講就可以了。


不僅如此,一位新東方老師小豆(化名)表示,現在的教培機構已經可以做到覆蓋學生各個階段的學習需求,學校能教的,補習班都能教,甚至在一些教育資源落后的地方,教得比學校更好。


家長在教培機構的宣傳和同儕壓力之下,為了獲得優質的教育資源,避免孩子在激烈的競爭中落后,不管適不適合,都會選擇替小孩報名補習班。


圖源:新華社|攝影:新華社記者韓瑜慶|南京一家全國連鎖培訓機構的教學點內,一名培訓人員為聽課的學生輔導小學數學題


一位深圳公辦中學的老師向鹽財經記者詳細地說明了補習班與學校教育之間存在的張力。


首先,學校和教培機構的區別是教育和應試之間的區別,老師們在學校的教學還是以傳授知識為主,而且注重對學生成長能力的培養,但是教培機構則只關心學生的考試成績。


“他們就是應試那一套,怎么拿分就怎么教,但我們就不止針對考試。比如說,習慣的養成都是我們教。學生的心理問題在補習班也沒有辦法解決,就是我們來。但很多心理問題又是補習班帶來的,比如內卷現象?!?/p>


其次,教培機構的超前學習對學校正常的教學秩序也構成了一定的影響,并且學生所學的知識未必能夠有效地幫助他們提高分數。


“教培機構有超前學習,學生在那邊學完就到我們這邊根本就不聽了。而且很多學生看似在補習班好像學會了一些做題的技巧,但是回到學校就考得很差。有的孩子連課堂上基本的東西都沒有學會,就去外面補課,這除了徒然增加他們的負擔,沒有別的用處?!?/p>


圖源:電視劇《小舍得》


最后,不少學生已經把課后補習當做主要的學習任務,而忽略了學校教育的重要性。“上補習班他們是付了錢的,學生會更重視補習班的教育,但是對學校就不會。學生會因為要完成補習班的作業而要求我們減少作業。他們會覺得周六周日去補習班才是學習,而周一到周五在學校上課是來休息的”。


小豆也向鹽財經記者表示,有不少學生在升學的關鍵階段選擇不去學校上課,而是全程在補習班補習。記者隨后走訪了一些家長,發現這種現象并非個例,在一些教育資源落后的地區則更加地普遍地存在,有的小孩整個高三都不在學校上課,而是找機構老師進行輔導。


教育是一個強社會附加值的事業,它不僅與階層流動有關,而且事關人的成長,人格的完善,對維持社會穩定也起著重要的作用。


2020年,全國共有小初高學生2億多人,而我國的K12教育培訓行業的市場規模已經超過了8000億。這意味著平均每名學生每年要花費近4000元在補習上。



圖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全國小初高中在校生規模及毛入學率


這埋下了教育不公的隱患,畢竟不是每個家庭都能承受得這筆開銷,更重要的是,當下補習班的盛行,造成了教育資源在城鄉、貧富之間的不均衡流動。此外,沉重的學習壓力,給學生的身心健康也帶來了許多負面影響。


▋▍

政策高壓下的教培機構何去何從?


那么,這一輪史上最嚴厲的政策監管會對教培機構的發展造成什么影響?鹽財經記者走訪了一些教培機構的從業者,向他們了解最新的情況。


雖然具體的監管措施尚未出臺,但是政策帶來的壓力已經開始顯現。一位接近學而思的人士表示,盡管目前還是按照正常的節奏在上課,但是機構和家長的溝通頻率較之前降低了不少,拉家長報班、排課都變得更謹慎,而且領導層普遍比較避諱談論政策影響。大家都還在惴惴不安地等待具體監管措施的出臺。


對于教培機構來說,其收入公式很簡單:學生數量×購買時長,對學生的補課時長進行限制可謂擊中了教培機構的軟肋。


小豆向鹽財經記者表示,之前中考的時候,教育局嚴查補課現象,當時停了一些課,但是也有家長比較著急學生的成績,所以有些課就不在機構里上,而是跑到外邊去上。


他所在的校區擔心監管措施出臺后真的和傳聞所說不允許暑假補課,所以已經讓有條件的學生提前來上課,“能補一天是一天”。


圖源:電視劇《小舍得》


受到影響的不僅是機構本身,這種壓力也已經傳導至整個系統的神經末梢,不少教培機構的老師對行業前景感到擔憂,甚至有些老師在聽到這一消息后就直接離職了。


小豆向鹽財經記者表示,“就是六月中旬那會,大家還在帶初三,那會大家都在討論,說這個(政策)是不是真的啊。也有一些人因為這個事離職。領導也開會安慰人,但還是有老師離職?!?/p>


除了學科類培訓的異動外,許多教培機構也已開始進行業務轉型,從學科培訓轉向更寬泛的職業教育培訓和素質教育培訓。


上個月,新東方投資了滑冰培訓萬域芳菲,開始布局素質教育領域。7月7日,好未來舉行發布會,正式宣布進入職業教育領域。作業幫、網易有道等線上教育機構也紛紛成立了自己的成人教育品牌。


那么學科類培訓路在何方?


深圳某社區教培機構的負責人的話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補課的需求一定是存在的,就像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在食堂吃相同的飯菜一樣,對于教育的需求也是多樣化的。補習班能做的,就是成為學校的有益補充,為學生提供更多樣的學習服務?!?/p>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