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國家隊進入在線教育,百億出版巨頭募資做K12教育平臺


文章來源:芥末堆

作者:子航 一輒


在教育領域,選定一種商業模式,To C、To B抑或是To G的方向性選擇必定是重要的一環。


對于互聯網創業者們來說,選擇To C的業務曾經代表著更直接的商業可能,以及更大的增長夢想。不過To B也同樣具有機遇。教育作為與政策強相關領域,其To B業務中的重要部分即進校服務,與頂層教育信息化政策激勵直接相關,也代表著更大的商業可能的領域。


另一方面,教育信息化自新冠疫情之后也受到更多關注。數以億計中小學師生疫情期間在線上課,讓更多人看到這個領域存在的商業機遇。而如今,“雙減”政策背景之下,“進校服務”作為K12領域教育公司轉型的一個方向,多次被提到桌面之上討論。


但與受關注的程度相比,領域中真正能夠留下的企業并不多。這是一個注定會寡頭化的領域,疫情影響以及政策變化不過是加快了進度。2021年1月,釘釘宣布已服務超1.4億學生用戶、21萬所學校。根據教育部統計,2020年全國共有各級各類學校53.71萬所,在校生2.89億人。


在寡頭的競爭中,首先走向臺面的,是頭部之間的競爭,但實際上,水面之上只是冰山一角,潛藏在水底的才是更大的世界。近日,浙江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說明書,并擬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這家每年百億營收的國資出版巨頭,在出版業務之外,同樣涉足教育信息化領域。


在這個依賴渠道優勢的領域里,更多的價值隱藏在聚光燈之后。


2019年營收超百億,教材教輔為主要業務


根據官網,浙江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版傳媒)成立于2016年,于2018年變更設立為股份有限公司,為省屬國有獨資出版企業集團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控股子公司。


據了解,浙版傳媒以圖書、電子音像制品和期刊等出版物的出版和發行為主業,除出版、印刷復制、發行及零售等傳統業務之外,同時擁有在線教育與培訓等新興業務。


招股書中提到,2017 年 10 月 24 日,浙版傳媒前身浙版有限召開股東會,決議同意公司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9月12日,浙江省新聞出版廣電局出具《浙江省新聞出版廣電局關于同意浙江出版傳媒有限公司股份制改造實施方案的批復》,原則同意浙江出版傳媒有限公司股份制改造實施方案。


2018 年9月18日,浙版傳媒召開創立大會,審議通過變更設立股份公司的相關議案。至此,浙版傳媒國企改制宣告完成。


招股書提到,浙版集團直接持有公司 85.50%的股權,并通過子公司浙版投資間接持有公司 4.50%的股權,因此,浙版集團系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浙版集團由浙江省人民政府100%出資設立,出資額10億元。截至招股書簽署日,浙版傳媒共有一級控股子公司13家,以及二級及以下控股子公司121家,以及15家公司參股子公司。

浙版傳媒股權結構圖 圖片來源:浙版傳媒招股書

根據招股書,浙版傳媒2019年度資產合計146.6億元。2019年營業收入為101.8億元,凈利潤10.95億元;2018年度營業收入為98.6億元,凈利潤10.52億元 。

報告期內各版塊主營業務組成

招股書提到,公司主營業務包括出版、印刷、發行等產業鏈上的多個環節。報告期內,公司出版、發行板塊收入合計占主營業務收入匯總數(合并抵銷前)的比例分別為 87.17%、85.83%及 92.52%。


其中,2019年度,浙版傳媒出版業務營收25.3億元、發行業務營收79.3億元;2018年度出版業務營收為24.1億元、發行業務營收72.1億元。

報告期內出版業務各部分營收所占比例

在浙版傳媒的主營業務中,教材教輔類圖書為重點業務部分之一。根據招股書,報告期內,公司出版板塊教材教輔的收入分別為 4.99億元、8.56億元和 7.91億元。

報告期內發行業務各部分營收所占比例

在發行業務板塊中,教材教輔類圖書同樣是主要業務組成。根據招股書,報告期內浙版傳媒發行業務中教材教輔類產品主要營收分別為,2017年度25.3億元、2018年度27.2億元、以及2019年度30.3億元。


圖書出版以及發行業務具有區域性較強的特點,浙版傳媒也同樣如此。招股書中提到,報告期內,浙江省內主營業務收入占比分別為69.21%、67.09%和 66.35%。


值得注意,作為強政策導向之一的教材教輔領域。政策對教材教輔類圖書的出版以及發行具有相當的資質要求。


芥末堆了解到,2008年11月,國家發改委下發《關于中小學教材出版發行招投標工作有關問題的復函》,復函表示經報請國務院同意,發改委決定不面向全國進行中小學教材出版發行招投標工作,自此中小學教材出版發行招投標試點工作正式結束。


招股書中也提到,浙版傳媒子公司新華書店集團在浙江省教育廳履行單一來源采購流程后,獨家負責浙江省內教材的征訂及發行。

合并范圍內浙版傳媒前五大客戶情況

報告期內,公司向全省(除寧波外)各地財政局或教育局結算(客戶統一 披露為浙江省教育廳)的中小學教材教輔收入分別為 8.96 億元、9.29 億元、9.88 億元,占公司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9.49%、9.42%、9.71%。


除此之外,招股書還提到,報告期內公司加強與新東方、果麥文化、天津湛廬等出版機構的合作。2019 年度出版板塊一般圖書銷量同比增長 8.12%,主要原因是2019 年度新增江蘇通典、山東星火等規模較大的民營出版合作商。


出版巨頭切教育,募資5.89億元做在線教育平臺


在傳統出版業務之外,浙版傳媒同樣在切入教育領域。招股書中這樣描述,在數字出版方面,公司把平臺建設、數字閱讀、在線教育和智慧發行作為發展的重點方向,同時在下屬出版單位開展小而美數字產品矩陣建設,在知識付費、在線教育、智慧發行上取得較快進展。


芥末堆注意到,在浙版傳媒的二級及以下控股子公司中共有10家與教育相關的公司,除了與圖書銷售相關的子公司,還包括浙江青云在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浙江新空間研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等直接進行教育業務的子公司。


作為營收超百億,且教材教輔類圖書占據主要收入的出版巨頭,浙版傳媒在切入教育領域時,同樣選擇依托自身教材教輔出版及發行的內容優勢。


招股書中同樣提到這一點,在數字教育創新方面,公司依托在教材教輔出版及發行市場的深厚積淀,推出“青云”在線教育品牌。課程已覆蓋全國 12 個省(市)的 100 多所學校。自主研發的青云端移動學習助手也已積累100 余萬用戶,輔導對象涵蓋義務教育階段 1-9 年級學生。


芥末堆注意到,浙版傳媒本次募資金額中也有相當一部分是用于“青云”系列的在線教育平臺項目。

募集資金使用情況

招股書中提到,在共計24.27億元的募集資金中,與其數字融合相關業務投入共計5.89億元。其中,“青云 e 學”在線教育服務平臺建設項目投入為1.10億元 、浙江教育出版社集團有限公司“青云端”移動學習助手項目投入為2.04億元 、博庫網絡有限公司火把知識服務平臺建設項目投入為2.75億元。


與之相對應的則是,在教育類圖書出版項目的投資金額。浙江教育出版社集團有限公司重點圖書出版工程項目投入為7311.50萬元、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有限公司重點圖書出版工程項目投入為7471.42萬元。


浙江青云在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安寅認為,在互聯網教育領域,教育出版社應該要有所作為,同時如果教育出版轉型不成功,整個出版行業的轉型升級,可能也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


他在一次演講中提到,自2016年成立之后,2020年雖受疫情的影響,但是公司第一次實現了盈利。目前青云在線初步形成了K12數字教育整體解決方案,面向課內、課前、課后與教輔應用場景提出了課程服務、知識服務和融合服務三大業務板塊。


程安寅表示,“現在公眾號+小程序+APP的矩陣,用戶總量已經超過370萬,月活超過50萬,2020年整體閱讀量過億次,自建與引進的數字課程超過1000門,知識服務板塊面向C端的營收超過1000萬?!?/span>


招股書中同時提到,杭州市下城區發展改革和經濟信息化局已于2019年9月16日出具《關于浙江青云在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青云e 學”在線教育服務平臺建設項目無需進行核準和備案的說明》。


除直接通過控股子公司進入教育領域。芥末堆注意到,浙版傳媒旗下,還有一家參股的子公司“學海教育”主營互聯網教育業務。


據了解,學海教育主要為 K12 教育提供信息化服務,旗下的“智通云”教育云平臺,是一款基于平板終端的云計算教學系統。目前已實現浙江省地市全覆蓋,并輻射多個省外地區,初中學校用戶已近600多所,


招股書提到,報告期內,公司向學海教育銷售預裝人教數字教材的平板電腦等電教設備。交易價格參照市場價格協商確定。2019年度,學海教育凈虧損為4235.95萬元。


信息化領域整合加速,A股公司尋找教育信息化標的


事實上,切入教育領域的出版集團并非僅有浙版傳媒。芥末堆注意到,多家已在A股上市的地方出版集團都有相應憑借自身擁有的地方教輔教材內容,切入教育信息化領域的相關云平臺產品。


這首先源自教育領域政策改革的需求。無論是從教學改革還是教育信息化2.0建設對內容平臺的要求,對數字教育內容都有極大的需求。而作為擁有極強內容資源的地方出版集團,便自然擁有了相關的優勢。


2019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兑庖姟诽岬?,推進“教育+互聯網”發展,按照服務教師教學、 服務學生學習、服務學校管理的要求,建立覆蓋義務教育各年級各學科的數字教育資源體系。加快數字校園建設,積極探索基于互聯網的教學。


程安寅在前述演講中也提到,“在B端,我們認為政府采購模式,可能會有一些變化。從原來在教育信息化這個領域上,只采購硬件,慢慢轉變成硬件+內容+服務的方式?!?/span>


與此同時,疫情加速了整個教育信息化的進程。程安寅認為,雖然疫情期間線上教育短期爆發,并沒有帶來長期的收益,但對用戶習慣的培養是顯而易見的?!霸瓉磉M校園推廣線上產品的時候,老師是非常不愿意接受的,但這次疫情被迫接受新事物之后,他們已經逐漸形成使用線上產品的習慣?!?/span>


另一方面,“雙減”大背景下,面對政策對K12學科培訓領域的監管,原來主營學科培訓的K12頭部公司們,或許會同樣將目光投向“進?!边@個領域的競爭之中。


“北京針對培訓機構的一些動作,成為我們判斷C端市場的一個風向標?!背贪惨?021年4月的演講中說道。


他認為,在大背景下,C端的變化會出現在學科線上培訓領域,這個線上培訓不是單純的人對人的培訓,可能是線上各類輔助學習的產品和服務的概念。所以學科線上輔助產品和服務的應用,可能會是一個趨勢。


與此同時,疫情也加速了整個教育信息化領域中行業格局的變化。數以億計的師生在線學習之后,最終受益的并非領域中所有的企業。對于許多地方性的中小信息化企業來說,疫情之后選擇投奔一個“生態”已經是不得不做出的選擇。


根據芥末堆此前報道,近期也有多起A股上市公司并購教育信息化公司的案例。5月13日,海南大東海旅游之心股份有限公司(SZ:000613,簡稱“大東海A”)發布公告稱,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成都朗培教育咨詢有限公司(簡稱“朗培教育”)51%股權。


2020年10月30日,成都博瑞傳播股份有限公司 (簡稱“博瑞傳播”)發布公告稱,確定以2.1億元收購四川生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生學教育”)60%股權,生學教育估值為3.51億元。生學教育產品包括智慧校園平臺、云閱卷及教學質量分析平臺、曉我課堂、大數據等。


一位經營在線教材資源平臺近20年的負責人在2020年7月就曾告訴芥末堆,是時候做出站隊的選擇。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