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認知AI入局,教育智能硬件再掀浪潮 中國教育培訓聯盟網 07-16 10:37


文章來源:芥末堆

作者:逍遙子


教育智能硬件再次走到了聚光燈之下。


面對行業近乎與客單價持平的獲客成本和監管政策的出臺,教育公司正在做出業務調整和新渠道的選擇。


憑借著能從獲客、教學、測評等方面為教育公司賦能的能力,教育智能硬件成為被鎖定的對象,而實際上,真正支撐著這些功能的是硬件背后的“黑科技”。


若干年以前,喬布斯曾發問:“為什么計算機改變了幾乎所有領域,卻唯獨對學校教育的影響小得令人吃驚?”若干年之后,經歷了從互聯到算法的能力“進化”,人工智能已然給教育帶來了諸多創造性的變革和嶄新的的體驗。


但不可否認的是,AI+教育在創造了一系列驚喜的同時,也在互動、理解與分析的層面上存在諸多挑戰,而來自教育公司和用戶的需求也正成為技術革新的驅動力,并期待著技術給教育帶來更多可能的加持。


在線教育爭奪教育智能硬件


教育智能硬件拉開了教育領域新一輪競爭的序幕。


自去年年底以來,多家互聯網公司與教育科技公司相繼下場造硬件,各式產品層出不窮,從錯題打印機到智能作業燈再到智能音箱,教育智能硬件的迭代已經從純教育硬件發展為智能硬件在教育場景的延伸。


實際上,智能硬件并非教育領域的“新人”,而教育智能硬件在近段時間重回人們視野,則與在線教育投放競爭加劇、獲客成本水漲船高有著緊密聯系。


不可否認,在線教育在過去一兩年間改變了其在受眾心中的認識,但營收持續上漲的同時,營銷費用也在大幅增長,在線教育公司燒錢跑馬圈地的方式不可持續,這一階段也成過去。


為了切換到更健康的模式,在線教育公司不得不尋找一個更優的入口。此時,線下場景再次成為教育公司的戰略要地。但相較原本就扎根線下的教育公司而言,在線教育公司回到線下獲客還需要尋找一個落地的點。


除了開設線下門店、地推之外,在線教育公司更熟悉的陣地的還是互聯網。教育智能硬件就成為被選中的、更貼近互聯網公司特性的線下場景入口端。


誠然,制作一款硬件也需要完整的供應鏈的支持和背后足夠硬核的技術支撐,其成本是不可忽略的,但相比于投放的燒錢程度,教育智能硬件已經成為教育公司不想錯過的一種渠道。就連好未來這樣的成熟公司也反向做起了拍照搜題的工具類產品進行引流。某種意義上來看,工具類產品背后的邏輯和硬件產品相似,產品本身一般不背負盈利壓力,但也被寄托著機構用戶增長的“KPI”。


來到當下這個階段,監管政策的出臺正在制止教育行業曾經的野蠻增長與無序競爭,廣告投放成為被重點監管的領域。目前,北京市海淀區、廣東省東莞市等地已發布《教育培訓行業廣告發布重點內容提示書》,對教培廣告用詞、用人等方面均提出明確的規范要求。更有傳聞稱未來教育培訓機構的廣告行為將被禁止。


對于教育公司來說,在廣告投放被規范之后,尋找新的獲客渠道顯得更加迫切。不到一年的時間,大力教育推出“大力智能作業燈”、 暗物智能科技聯合騰訊教育發布“AILA智能作業燈X1”,導學教育聯合阿里巴巴推出“導學號智能作業燈”,天貓精靈則在今年618期間推出了40余款教育智能硬件。


教育公司正通過聯合科技公司打造自己的硬件產品,或入駐硬件設備,捆綁課程、預裝應用程序,借助智能硬件建立屬于自己的智能生態鏈。在線教育公司開始爭奪教育智能硬件這一新陣地。


教育智能硬件還能多智能?


如前文所述,教育智能硬件并非新鮮事物,實際上,這些終端產品已經經歷了若干階段的演變。從點讀機、智能手表到錯題打印機、詞典筆再到學習平板、智能作業燈以及智能音箱,外部看來,這些變化是硬件終端外在表現形式和產品形態的更新,而其背后所發生的,是從實現無線互聯,到擁有云計算能力,再到內置人工智能算法的技術演變,是科技對教育的滲透越發深入的表現。


教育智能硬件本來就是一種針對教與學群體開發的能夠實現傳感互聯與智能交互的硬件終端產品。而促使這一系列變化發生的,既有來自同行的競爭,更有來自用戶的需求。


用戶對科技給教育帶來的新體驗的需求發生了從無到有,從有到越發強調搭載在教育智能硬件產品上的人工智能的擬人性。這種擬人性已經不僅是人際互動一來一回的擬人性,更是思維模式的擬人性,也即“更智能”。


但科技改變教育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萍及l展、人工智能給教育帶來一系列驚喜,與此同時,其在語言理解、視覺場景理解、決策分析等方面仍存在諸多挑戰。


“當前的人工智能識別做的只是比對,缺少信息進入大腦之后的‘加工、理解、思考’步驟,因此僅僅停留在‘感知’,而并非‘認知’?!?019年,中國人民大學高瓴人工智能學院執行院長文繼榮曾分享了他對人工智能的看法。


在感知AI階段,AI尚不具備理解和推理的能力,主要是從特征抽取和不斷的學習訓練中完成識別任務,機器解決的多是人類能夠解決的模式識別類的問題,重在提升效率。


北京通用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北京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清華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籌)院長、暗物智能創始人朱松純教授曾在分享中指出,當前比較流行的人工智能技術采用的是“大數據,小任務”范式,產業界也更傾向于將人工智能技術等同于“大數據+深度學習+超大算力”。但基于這一范式的人工智能技術距離人們對AI的期待還有較大差距,AI只能完成特定的、人類事先定義的任務,做不到通用,而且每項任務都需要大量標注的數據,沒有數據就不知所措,同時模型不可解釋與知識表達不能交流,無法與人做多回合交互等。


暗物智能高級運營總監高燕


在近期舉行的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暗物智能高級運營總監高燕也表示,“暗物智能作為新一代認知人工智能的技術引領者與產業賦能者,下一階段的人工智能絕不單單是理解一個靜態的圖像,還要具備認知推理的能力,并做出智能的決策?!?/span>


在這一背景下,暗物智能選擇認知AI作為主攻方向,并建設了DMOS——基于強認知AI的人工智能技術平臺,通過“小數據、大任務”的技術范式,即用少量數據和大量任務來塑造智能系統,使其具備高效學習、推理和泛化能力。


大會上,高燕就以認識一把椅子為例講述了感知AI和認知AI的區別。她提到,如果要讓AI識別圖片上的椅子,當前的做法是收集大量椅子的數據(圖片)去訓練人工智能,來識別對象是否是一把椅子。但在人的認知中,當我們去識別一把椅子,其實是出于我們行為背后“希望獲得休息”的這種動機,因此,即使是一個3歲的小朋友,在路上遇到一個石凳子也會認為它就是一把椅子,因為他對椅子的定義并非是椅子的物理屬性,而是其提供的功能價值。


認知AI+教育進入深水區


2018年被稱為AI+教育的元年,人工智能在教育領域的重大戰略布局也在近幾年中得到進一步深化,關于AI+教育的探索已從理論走向實踐,并得到了較為廣泛的應用。而現下,AI+教育所面臨的挑戰就正如高燕所提到的,“我們希望更高階的人工智能能夠從價值和任務出發,衍生出各種各樣的行為,真正地像人一樣進行思考,完成更高階的任務?!?/span>


“像人一樣進行思考”,這意味著,AI和教育的結合將進入一個新的、充滿挑戰性的階段。同時,從這點出發,暗物智能將認知AI的理念落到技術架構上,并提出五層AI認知架構。


高燕介紹,現在的人工智能大多只能完成簡單的視覺、語音輸入,以及人臉識別、語音識別的輸出這兩層,暗物智能能夠實現第三層,進行復雜任務的解譯與規劃,復雜任務就是像人腦去思考事情的先后順序。而第四層則是建立人和AI的共識模型,第五層則引入社會價值觀及常識模型。


朱松純教授表示,未來,我們要發展具有可解釋性的人工智能,讓人工智能技術跳出“黑箱”,成為可解釋、可解讀、可信任的人工智能。而AI如果要獲得人的信任,要在兩個層次上獲得人的信任,一是能力的邊界,AI要讓人清晰地知道在什么條件下AI能做到什么樣的性能,可以完成哪些任務;二是感情的紐帶:AI要與人保持相近的價值觀,把人類的價值放在重要位置,要讓人知道AI和自己是命運共同體,時刻維護人的利益。


可以發現,五層認知架構所追求的是更接近人類行為和思維以及減少對數據的依賴?;诖?,暗物智能打造了認知AI操作系統及以認知AI為核心的產品生態。在教育領域,暗物智能打造了覆蓋學習全生命周期的認知AI教育產品矩陣。


暗物智能基于強認知AI打造的智慧教育整體解決方案


大會上,暗物智能展示了作為認知AI教育產品矩陣之一的虛擬助教講解全過程:畫面中,虛擬助教拿到題目后,開始自動解讀題意,分析題目考察的知識點,整理解題思路,并像老師一樣,進行題目講解,中間配合使用各種輔助性的教具。


虛擬助教講解題目


值得注意的是,該應用背后并不是龐大知識庫,而是可推演知識庫,根本上是其基于對知識點以及知識點之間的邏輯關系做整體的建模,實現自動生成整個解題思路,并針對不同孩子的基本情況,自動調節解題路徑。


“整個過程中,我們還增加了一些擬人類的推算,真正像孩子一樣思考題目解析步驟,呈現解題過程。在題目類型上,我們不僅能夠講解計算題,還能夠講解應用題?!?/span>


這也正是其“小數據、大任務”技術范式的外在表現,從而使得強認知AI通過各式教育智能硬件終端減少對數據的依賴,實現“授人以漁”。


憑借在認知智能領域的技術積累與深耕教育智能化的產業實踐,暗物智能已經在教育領域完成了規?;漠a品布局。其中就包括教育智能硬件產品AILA智能作業燈X1、AILA萌寵外教、AILA智能學習本等,據悉,暗物智能將于四季度發布新款基于認知AI的教育硬件產品。


對于教育公司來說,技術的應用意味著高研發成本,但從人效比的角度來看,認知AI的介入將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這個勞動密集型產業的邊際成本。對于用戶來說則意味著需要適應技術變革帶來的新習慣,但也意味著學習效率、學習效果和使用體驗感的提升。


若干年以前,或許人們也不曾想過,給練習題拍個照就能看到參考答案,沒有老師也能自己在小屏幕上學完一個知識點。


而現下,科技已然對教育做出改變,拍照搜題、在線學習、虛擬助教講題等已被實現,人們已經習慣了科技給教與學等環節帶來的便捷?!澳睦锊粫c哪里”已經成為過去,用戶正在呼喚更高水平的產品體驗。目前,一些從事與教育相關業務的科技公司也在觀望AI+教育背景下的新動向、新前景。


顯然,人工智能對在線教育下半場的發展展現出了強大的驅動力,在線教育演變也對人工智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未來注定充滿挑戰,更多關于AI+教育的可能性和新想象還有待發掘。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