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取消期中考”“不再考英語”,上海減負規定咋火了?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重磅通知!上海開學后6大變化!”

“上海嚴禁中小學組織任何聯考或月考!”

“小學取消期中考試!小學期末不再考英語!”

日前,上海市教委印發的一份文件,如同一塊巨石入水,一時間在社交網絡掀起軒然大波。

由于“雙減”政策剛落地不久,減負的討論不絕于耳,上海的這份文件,被公眾視為上海在減負方面的“新規”,在朋友圈奔走相告。

并非“新規”

近日,上海市教委印發《上海市中小學2021學年度課程計劃及其說明》的通知,要求加強教育管理,認真執行課程計劃,努力提高教育質量。

據悉,文件旨在深入實施素質教育、進一步規范課程教學工作、減輕學生過重課業負擔。

具體有哪些要求?劃重點:

嚴禁對小學一至三年級進行全學區、全區范圍的任何形式的學科統考統測

嚴禁對四至八年級進行全區范圍的學科統考統測

小學階段不進行期中考試或考查

小學一、二年級可進行期末考查(一年級不得進行書面考查)

三、四、五年級期末考試僅限語文、數學兩門學科

嚴禁學校組織中小學生參加任何形式、任何范圍的聯考或月考

實際上,這并非什么“新規”。

中國新聞周刊檢索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官網,發現類似文件近五年來每年都有發布,上述列舉的“具體要求”,五年來內容一致。

也即是說,網絡熱議的“小學階段取消期中考試!小學期末不再考英語!”等所謂新規定,上海自2017年就如此推行了。

不僅如此,再往前倒推10年,早在2007年,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就印發了《上海市中小學2007學年度課程計劃及其說明》的通知,上述“具體要求”已然在列,比如熱議的“三、四、五年級期末考試僅限語文、數學兩門學科”。

區別在于,2007年的文件要求,“各區縣在義務教育階段不得舉行全學區、全區(縣)性的任何形式的學科統考統測”。相比2007年,2021年的文件其實要求有所放寬,可以進行四至八年級全學區范圍的學科統考統測了。

舊規”之所以引發討論聲浪,與“雙減”相關。

7月底,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雙減”政策落地。

在校外培訓減負方面,“雙減”監管的力度史無前例,以至于熱鬧的K12教培行業從此“落幕”。

當然,治理校外培訓的關鍵,是落實好提高校內教育質量。校內減負如何變革,充滿懸念。

升學規劃專家梁挺福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配合今年的“雙減”政策,這些小學初中的考試考查要求突然被全國熱議。從上海市教委的角度來講,完全可以不在意外界的熱議,因為四年前就已經實施了,和“雙減”沒有什么關系。

現實土壤

相較于十多年前,上海落實各項校內減負的規定,有了更適宜的現實土壤。

今年上半年,上海市教委發布《上海市高中階段學校招生錄取改革實施辦法》。名額分配招生比例的大調整,一時間成為社會熱議的焦點。

從2022年起,上海中考錄取中,示范性高中的名額分配比例將提高到50%-65%。這就意味著,優質高中的大部分招生名額,將直接分配到初中學校,緩解扎堆擇校帶來的教育焦慮。

教育焦慮的根源在于優質資源的不均衡。分配生比例的提高,結合公民同招、全民搖號等政策,共同促進教育均衡發展。

去年3月,江浙滬三地同時發布2020年義務教育階段招生入學新政,在幼升小、小升初階段全面落地公民同招、民辦超額搖號。

同濟大學教育評估研究中心主任樊秀娣向中國新聞周刊指出,中國人歷來重視教育,也寄希望于通過教育來改變個體命運。好的基礎教育,應該為每個學生的個性發展提供條件,也為每個學生的未來發展提供支持。

樊秀娣認為,上海已相對具備均衡優質基礎教育的社會基礎。說到底,要真正讓“雙減”、“通知”政策措施落到實處,首先需要正規學校提供豐富多彩、保質保量的教育教學活動,以立德樹人、教書育人、學生德智體美勞充分發展為目標,最大限度地滿足學生接受良好教育的需求。

梁挺福指出,“政策早三年知道”,上海市教委近5年發布的年度課程計劃發展是循序漸進的,吻合近些年來上海地區教育發展規律。

與其說,上海市教委發布的年度課程計劃是響應兩辦的“雙減政策”實施細則,不如說,基礎教育改革是當前社會發展條件下的必然趨勢,它會給其他城市和地區帶來導向性和示范性作用。

與此同時,上海5年內不間斷發布年度課程計劃實施細則,可見基礎教育改革的復雜性和艱辛性,征途漫漫,唯有奮斗。

變革得失

中小學“不考試”的規定得不到徹底執行,源于若干年后的中高考“一考定音”。

有家長認為,明卷變暗卷,焦慮的是家長,考試還是有必要的。還有家長表示,高考還是要考的話,幼兒園就可以開始學了。孩子即將中班,打算下學期送去學英語,幼兒園已經開始卷了。

那么,考試到底有無必要呢?樊秀娣指出,對于考試,我們不必過于排斥,更不能絕對化,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學校組織中小學生參加的聯考或月考,這種考試大量增加學生學業負擔,雖然也有提高學生知識和能力的一面,但相比于學生投入的時間和精力,這點提高得不償失,完全可以通過學校教師在課堂教學中彌補。

客觀上,教學過程中的一些考試,能夠檢查學生的學習情況,帶給學生一定的學習刺激和反饋,也能夠引起學生適度的壓力和焦慮,這些都是學生學習的收獲和樂趣之一,也是學習的有機組成部分。其實很多時候,問題不在于考試,而在于我們對待考試的態度。

樊秀娣認為,造成當下學生課業負擔過重的主要原因,還是在于中考、高考的競爭過于激烈以及大比例的淘汰率。

所謂“減負”,一要減學生的課業負擔,二要減學生的精神負擔。本質上,學生的課業負擔和精神負擔,絕大部分源于對中高考的緊張。

而其背后的現實原因,是學生上不了“211”、“985”、“雙一流”等名校,將來他們的社會生活就有可能遭遇到各種顯性或隱性的歧視和限制。

因此,要從根本上解決“雙減”問題,讓學生和家長自覺自愿“雙減”,還需要進一步改革學校教育的整個格局和體制機制。充分、均衡發展優質教育,減小學校級差,應該是中國教育發展的方向,也是“減負”最終成功的要義。

梁挺福指出,基礎教育改革錯綜復雜,家長的過度焦慮感也不是一天兩天煉成的。只要是選拔性的考試,如中考、高考存在,就意味著有競爭,有淘汰,有焦慮感。

基于此,避免“軍備競賽”且設計出合理的為國選才的實施方案,的確考驗地方的執政能力。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