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0天,一個近萬億市場轟然倒塌

30天,一個近萬億市場轟然倒塌

30天,一個近萬億市場轟然倒塌


文章來源: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王敏


一場教育大變革,正在進行。


距7月24日“雙減”(《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正式官宣至今,30天過去了,整個校外培訓行業已然發生巨變。


最初看到“雙減”文件,不少行業人士并未想到,這場變革,速度如此之快,又如此徹底。如今,他們不得不承認,“教培行業一個時代結束了”。


幾乎所有去年風頭正盛的K12教育企業,都在收縮,大幅裁員、轉型謀生。美股市場教育三巨頭好未來、新東方、高途,如今股價都只剩個位數,8個月里,三家的總市值從最高時的超1300億美金,跌到如今的70億美金。


一個近萬億的市場,轟然倒塌。


從業者們陸續離開,創始人、高管們為了公司活下去殫精竭慮,曾經追捧在線教育的資本緊急退場,不敢再伸出觸角。


表面上,校外培訓行業的各個玩家調轉船頭,如火如荼地探索素質教育、成人教育、教育硬件等方向,但這些舉動被業內認為只是“緩兵之計”?!靶M馀嘤栃袠I,沒有哪一個賽道能夠擁有K12賽道的規模?!币晃恍袠I人士明確表示。


K12賽道輝煌不再已是定局,很多從業者一面因工作受影響而黯然神傷,一面又不得不承認,在資本的裹挾下,校外培訓行業曾一度進入超速行駛的軌道。


藍象資本投資副總裁陳晶用電影《古惑仔》的經典臺詞來形容這場“雙減”整頓:“有錯就要認,被打要立正!”她表示,面對“雙減”,不要鉆政策的空子,而是借機反思與總結,讓教育回歸育人本質,這才是這場大變革真正的意義。

30天,一個近萬億市場轟然倒塌


來源 / 電影《古惑仔》


深燃與多位在線教育行業一線從業者、創業者、公司高管及投資人交流,試圖記錄這30天來的巨變。


飯碗沒了,上百萬人必須離開

完整看完“雙減”文件那一刻,某頭部K12在線教育機構從業者林致意識到,幾乎整個K12學科培訓行業都可能會消失。十天后,他從這家頭部在線教育機構緊急“退場”。


其實整個行業的裁員序曲自今年5月份就響起了。7月24日“雙減”文件正式官宣后,就有“友商”大舉裁員的消息流出,但他依然沒想到自己公司也裁得如此之快。


機構收縮的動作不快不行,相關部門對教培行業的監管使出了雷霆手段,讓行業內外都看到了“雙減”落實之堅決。


西安一位從業者告訴深燃,他在電梯里看到一位在線教育機構HR懷里抱著厚厚一摞離職證明。


“沒想到我也失業了”、“今天下午被領導抓去談話,很突然,被裁了”、“我們前幾天還說好正常上班的”……諸如此類的經歷分享,充斥在主流的社交平臺。一位知乎用戶在“請問學而思還能堅持幾年”這一問題下匿名留言提及:“所有留下的事業部都開始極度收縮,很多十幾年的老員工也只能離開”。


在高途發布的公告里,此前主要負責K12業務的副總裁劉威,也宣布因個人原因提出辭職。過去30天里,幾乎所有叫得上名字的教育企業都在大幅裁員。據36氪報道,全國各地的教育機構達70萬家,受波及的教培行業從業者數量達上百萬。

30天,一個近萬億市場轟然倒塌

資料來源于公開報道及采訪整理 制圖 / 深燃

深燃統計了過去30天頭部教育機構的裁員情況。從目前來看,秋季轉型尚未落定,行業大收縮的終局還遠遠沒有到來。


2020年年中入職的林致,是風口上的入局者之一,在這一年時間里親眼見證了泡沫的破滅。


卓楠比林致進入在線教育行業更早一些,4年線下從業后轉戰線上又4年,整整8年,她完整經歷了K12在線大班課起于微時、浮于輝煌、又回歸“正?!钡耐暾芷?。


過去的30天,所有教培行業相關人士都意識到,“再留下去真的沒前途”,開始四散尋找出路。


離職20天后,林致還處于失業狀態。未來從事什么工作會比較安全、穩妥,林致還沒有找到答案。很多和林致一樣曾經趕上了風口的人,如今的痛苦在于,對于工作的薪資高預期已經建立起來了,現在很難接受落差。


2020年,頭部K12在線大班課選手們招募主講時,給出的年薪基本都是40萬起步,頭部主講老師年薪高達數百萬。


一位行業人士分析,在這波離職大潮中,剛入行的從業者尋找新機會相對容易一些,最難的是那些做了十幾年教師或教學相關工作的資深從業者,沒有其他的一技之長,轉行自然非常痛苦。


他們中的很多人懷揣著教育理想進入行業,注入了很多心血,但又不否認行業在高速發展中,很多動作變形,尤其是去年在線教育行業瘋狂融資,跑得太快,丟掉了部分教育本心。


這些從業者沒了“飯碗”,卻不得不承認,教培行業確實需要一場大變革。


企業:轉型,活下去

“很多人又哭又笑又瘋狂,但是在情緒發泄完后,還是要重新投入,考慮新方向?!币晃粡臉I者向深燃表示。


僅僅30天,K12教培大軍早已急謀收縮與轉型,涌向所有能夠活下去的路口,先是將K9秋季學科課程的上課時間調至周中。與此同時,探索新方向,其中吸引最多選手轉型的方向,當屬素質教育、成人教育和教育信息化。


在生死存亡的自救時刻,各家的一舉一動都暴露在鎂光燈下。


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過去30天里已經在朋友圈辟謠兩次。一次是“雙減”官宣后三天,一張“新東方將開展中學暑期集訓營,學生乘坐大型郵輪去公海,吃住學考全包”的課程截圖傳播開來,引得俞敏洪在朋友圈質問“在這種艱難時刻還要落井下石?”另一次則是新東方“轉型培訓父母”被解讀為或將從事針對家長的學科培訓,他解釋道,新東方已經做過幾千場家庭教育講座,且以公益為主。


好未來和高途也無法沉默。先是好未來創始人、CEO張邦鑫發出了“不配論”:“我們這些機構配不上我們的客戶了,我們公司也配不上我們的高管和干部了?!本o接著,高途創始人兼CEO陳向東在全員內部信中,連用五個“抱歉”,表明“大裁員”背后公司的艱難處境。


教育圈大佬輾轉反側,一些中小型教育企業的掌舵者們也不得不想辦法活下去。

30天,一個近萬億市場轟然倒塌


“我們根本就沒跑,還在原辦公地工作,有些地方空著是因為縮小了辦公區、在做退租工作……我們不會破產,我們一直在努力經營?!痹诰€少兒英語機構鯨魚小班CEO吳昊在中國民辦教育協會的內部會議上面對多個平臺的投訴以及30家同行代表這樣解釋道。


“撐住一口氣?!备=ň€下教培機構快樂學習副總裁黃世光對深燃形容近一個月的狀態?!半p減”官宣前一天相關文件流出后,很多人還在懷疑文件的真實性,但是他在看到文件時,立刻意識到,“是真的!”


因為就在7月初,快樂學習新校區在進行場地審批時,便不再像往常一樣順利。自那時起,這個曾經年營收5億元,有著十六年歷史的地方老牌教育機構,不得不進入減速階段,看到“雙減”文件后,明確了轉型方向。與此同時,內部高管層進入密集討論,盤“家底”(現金流)、制定轉型方向、調配全公司資源扶持新項目。


“盤家底”時,快樂學習和新東方、好未來等線下巨頭類似,明確自身優勢還是在K12生源的積累,因此轉型的定位依然是教培行業,確定了營地教育、科學教育、體育教育等8個素質類細分方向,并由各總裁辦成員牽頭探索。


這一仗的難,前所未有。過去幾年一直主管職能部門的黃世光,不得不像創業時期一樣,全力推動新項目的孵化。高壓之下,他總是會在半夜下班后,到健身館將自己泡在泳池里獨處、思考一個小時。


“雙減”之下,這個近萬億的市場開始蒸發。根據CIC相關數據,中國K12培訓市場2020年的規模達7845億元,2025年將達14542億元,2020年至2025年的復合年增長率為13.1%。按此計算,2021年K12教培市場規模將達約8873億元。


即便行業有資本、有能力的選手都已經開始如火如荼地轉型,但大多數人的共識是,就像“西湖很難承受太平洋的水量”,國內教育培訓行業幾乎沒有像K12一樣的黃金賽道了,細分賽道會更加擁擠。


前述知乎用戶的匿名發言中提及,“部門領導表示,這個行業,十年內是賺不到錢了,除非出?!?。但多鯨資本創始合伙人姚玉飛此前向深燃分析,長遠來看,全球市場擁有一定空間,但出??赡苊媾R著因不熟悉當地政治、法律、文化而引發的經營風險。


資本:冷卻、停滯,不急于一時

“懵了!”這是陳晶看完“雙減”文件后的第一反應。


“雙減”文件流傳時,陳晶還在聊項目,但手機消息一直震動,等到拿起手機,有幾百條信息同時涌進來,都關于這份文件。


等稍微冷靜下來,細讀一遍,陳晶的感受是“崩潰”,“教培行業最大的一個賽道沒了”。其實之前也有陸續一些信號傳出,從業者們普遍覺得是“狼來了”,說了這么多次,沒想到這次,狼真的來了,政策監管居然是朝著天平最嚴格的那一端發展。


“雙減”文件一流出,二級市場教育股集體大地震。美東時間7月23日收盤,好未來市值蒸發93.62億美元、高途市值蒸發15.54億美元、新東方市值蒸發59.49億美元。一夜之間,三家公司市值共蒸發168億美金,約合人民幣1096億元。


截至美東時間8月20日收盤,好未來市值33.08億美元,較高點時的586.69億美元跌94%;新東方市值31.2億美元,較高點時的342.28億美元跌約91%;高途市值6.31億美元,較上半年高點時的381.57億美金跌去98%。過去8個多月時間,美股教育三巨頭的市值蒸發了1240億美金,約合人民幣8061億元,現在只剩70億美金。


一級市場自然也不會平靜。去年在線教育跑得太快了,猿輔導融資融到了G2輪,被調侃為“字母都快不夠用了”,而K12在線教育頭部四家一年之內融資超過100億美金。

30天,一個近萬億市場轟然倒塌


在當時的“盛況”下,一位早期投資人向深燃表示,自己當時一面“眼紅”,想參與進去搶份額,但實力不夠,另一方面又深知,泡沫太大了,風險度也會極高。


“風險”很快就應驗了。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一位接近猿輔導和作業幫投資者的人士表示,“這些基金正試圖評估他們有哪些選擇,是否有辦法變現,收回他們的資本。遺憾的是,處境很難改善,一些人(在最早期)投資時的價格是每股幾美分,而在上一輪融資中,價格是每股數百美元,但他們再也看不到這樣的價格了?!?/span>


一名知情人士稱,很明顯,作業幫和猿輔導剩余業務的價值達不到去年投資者對其的上百億美元估值。還有投資者討論,這兩家公司是否會同意在無需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返還部分資金。


“唇亡齒寒”,陳晶描述到,那些中后期投資機構如今受了教育的“傷”之后,接下來會更加謹慎,這必然也會影響早期教育投資人。她手頭的項目投資,即使和K12學科培訓不相關,也必然受到巨大影響。


“在政策執行尚未穩定之前,很少有人愿意去冒這個風險?!标惥П硎?,“對于早期投資人而言,現階段不能也沒有必要著急。投資不急于一時,等到形勢逐漸穩定之后再去投資也可以?!?/span>


陳晶將行業應對“雙減”的影響,看做是一個不得不參加的實戰MBA課程?!凹热徊坏貌唤涣薓BA的學費,就應該真正能夠總結、學習到一些東西。有了這次經歷后,至少應該對行業周期和泡沫的不確定性建立起認知?!?/span>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無數經歷過在線教育輝煌時刻的人真正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但所有人又很難否認,超速的校外培訓行業,確實需要一場大變革,讓教育慢下來,重回“育人”本質。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林致為化名。


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除非實在找不到),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


相關文章